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 主页 > 历史咨询 >

魔幻台湾:在妈祖庙前看钢管舞在送葬队里看比基尼

编辑:admin 日期:2022-09-20 12:45 分类:历史咨询 点击:
简介:在中国人的认知里,「庙会」是传统的祭祀仪式,也是小时候逢年过节必打卡的热门景点。 在你的印象里,庙会上可能有30一串的羊肉串,有50一个的陶瓷兔爷儿,有摩肩擦踵的人山人海 流行电音舞曲响彻庙宇,衣着清凉的钢管舞女在妈祖面前献上热舞,所有人都对庙

  在中国人的认知里,「庙会」是传统的祭祀仪式,也是小时候逢年过节必打卡的热门景点。

  在你的印象里,庙会上可能有30一串的羊肉串,有50一个的陶瓷兔爷儿,有摩肩擦踵的人山人海……

  流行电音舞曲响彻庙宇,衣着清凉的钢管舞女在妈祖面前献上热舞,所有人都对“庙会蹦迪”习以为常。

  每年3月,妈祖的诞辰日前后,全台百万信徒跟随妈祖的轿子,步行往返340公里,绕岛祈福。

  「妈祖绕境」在台湾是不亚于“选举”的大事,沿途的城乡都会提供免费流水席,路边还会有比马拉松休息站更完备的免费取用物品摊位。

  庙宇正门口或侧边会搭建定点舞台,供信众围观欣赏,越是声势浩大的庙宇,前面的钢管舞就越是热辣。

  「妈祖绕境」中也会有移动表演,舞团以徒步或站立在钢管舞车上的方式,随着“阵头”队伍沿路歌舞。

  通常能看到一辆辆改装吉普车上都竖着一人高的钢管,穿着暴露的舞者就站在上面,一路走一路舞。

  气氛到了,钢管舞娘还会主动走下电子花车,跟观众热情互动,把节日的气氛推向另一个高潮。

  台上辣妹热舞,台下的男性信众已经在“女菩萨”们的抚慰下,忘记了白天的徒步之苦。

  参与「妈祖绕境」的大多是一些中年男性,伴随舞者曼妙舞姿的,是他们此起彼伏的欢呼声。

  甚至有的人还会提前打听下一站哪里有钢管秀,迫不及待地踏上前方的漫漫长路。

  她们永远是最受欢迎的庙会表演者,能把气氛炒到最热,有的还会像地下偶像一样,拥有自己的粉丝。

  也许是女性经济的日益强大,部分沿路商家另辟蹊径,邀请猛男舞团在线热舞,试图取悦女性信众市场。

  台湾的传统习俗中,庙会一般都会使用钢管舞女郎和电子花车,尤其是偏道教的神明过生日的时候,除了敲锣打鼓放鞭炮,都会有辣妹热舞表演。

  从早上四五点一直high到晚上,有时都准备睡觉了,还能听到远处庙会上唱歌的声音。

  庙会钢管舞的缘起,最早可追溯至上世纪六十年代,但在当时都是正经的仪仗队。

  台湾社会学者张琼霞的田野调查显示,1967年全台第一支纯女子西乐队成立,她们有着姣好的面容,身着靓丽的水手服,迈着整齐的步伐,在庙会“阵头”队伍里颇受欢迎。

  到了70年代末,电子花车出现,成为女性歌者的新舞台,并且卖艺不卖肉,属于正常的歌舞表演。

  赌徒赢了钱要请戏班子还愿谢神,但赌博的事不能求妈祖这样的“正神”,只能求“阴神”,同理还愿也要选择“阴神”喜好的色情表演。

  电子花车上的表演,就从歌舞秀进化到了脱衣舞,并延伸到了“正神”的祭祀典礼上。

  80年代末期,电子花车上的歌者服饰全面三点化,许多农村女孩为了赚钱纷纷进入这一行业,后来钢管舞就应势而生了。

  2000年后,当地政府曾以“妨碍风化”为由,取缔过一些露骨的演出,但市场需求庞大,这项庙会例行节目并未就此停止,仍活跃于各地庙会,甚至在葬礼上都能看到钢管舞娘的身姿。

  07年的一篇报道这样写道:“业者推估,电子花车加钢管秀一年业绩可上亿元,全台至少有两百个综艺团,抢食这块市场大饼。”

  在当时,一场下来四首歌舞能赚一千五百台币,勤快点跑场,婚宴多接点,月入近十万不是问题,敢脱的挣得更多。

  台湾一直以来就有“献祭”女性,讨好男性消费者的前科,很多脱衣舞娘都是由穿着暴露的槟榔西施转行而来。

  在台湾,妈祖庙宇的负责人、活动统筹者、扛神轿者等关键角色也是由男性担当,手捧神像出巡也基本是男性信徒的专利。

  所以每到妈祖或其他神明的节庆日,庙方都会花钱请钢管舞团来表演,越是声势浩大,越是气氛热烈,就越说明这座庙有牌面。

  妈祖的原型是宋朝一位生活在福建沿海的女性,名叫林默,自幼聪明伶俐,长大后多次遇异人指点,练就一身水性及善观天象的过硬本领。

  湄洲湾海域内有不少礁石,每当台风来临,有船只容易遇险,她就驾舟出海,白天引臂高呼,夜晚红灯高举,指引船只进港避风。

  久而久之,当地人就将她视为神女,还在她去世后,把她奉为海上的守护神妈祖。

  全世界的妈祖信徒多达3亿人,其中台湾省的妈祖信众有1600多万人,庙宇也有5000多家。

  台湾各地妈祖庙宇名称不一,有天妃宫、天后宫、妈祖庙等等称呼,又因各地祭奉的妈祖神像来自大陆的不同地方而有不同称谓,比如来自湄洲的称“湄洲妈”,来自泉州的称“温陵妈”,来自同安的称“银同妈”。

  最开始台湾水土不服、地震、台风等自然灾害频发,条件比较艰苦,人们寄希望于向神明寻求庇护,各个移民部落都建起了神庙,其中就有保佑海事平安的妈祖。

  后来随着台湾的开发,妈祖信仰遍及各地,也就从海上渔民的守护神,变成了大陆移民的守护神。

  尤其在日本侵占台湾的50年间,台湾民众利用妈祖这样来自祖国大陆的传统信仰,抗拒日本的殖民地化进程,表达不忘家乡、怀念祖国的民族情怀。

  以至于每逢妈祖祭典,比如妈祖绕境,台湾“政客”都会悉数到齐,拉近和选民之间的关系。

  传统戏班需要从小跟徒学习,剧本也需要随着时代翻新,成本很高,演一场歌仔戏要三万五千台币;

  但电子花车随便一个门外汉都能经营,一场钢管舞只需三五千块,气氛可能还更热闹。

  为了生存,在钢管秀最出格的那几年里,有些戏团还曾在演出中添加成人元素,试图挽回一点市场,还好后来没有一条弯路走到底。

  不管是妈祖庙会还是传统戏班,想靠“玩花活”吸引受众可以理解,但文化创新可以接地气,不能接地府。

  电音三太子,就是用电子音乐伴奏,哪吒三太子大神像随着音乐跳舞的一种台湾民俗艺阵表演。

  最开始的三太子阵头表演使用传统锣鼓,有一次表演者为了吸引小朋友改用了儿歌,大受欢迎,又加入了流行音乐,颇受年轻群体的喜爱。

  其实最初伴奏的电子音乐,跟夜店文化颇有渊源,但跟三太子的结合却一点也不低俗。

  哪吒三太子在台湾是可爱又顽皮的儿童保护神,扮演者也都是年轻人,经常有新花样。

  所以就算他带着墨镜,在庙会上给你搓一手《如果我是DJ你会爱我吗?》都不违和。

  在许多地方传统文化不断消亡的时候,电音三太子正在台湾地区和大陆部分地区蓬勃发展。

  2009年,电音三太子曾登上高雄世界运动会的开幕式,后来又相继在上海世博会、台北花博会等大型活动上演出,在东南沿海地区也大受欢迎。

  北京、厦门等城市也有电音三太子舞团,不仅上过央视综艺,还多次受邀出国表演交流。

  30年前,新加坡的道教信徒占人口的七成,随着时间推移缩减到了两成五,引入台湾电音三太子后,信众人数明显增加。

  我想,只有在尊重传统的基础上,剔除那些牛鬼蛇神,不完全以利益为最终导向,文化创新的“花活儿”才能玩得转。

  否则,像“庙会蹦迪”这种在女性神明的生日上,利用女性的身体,取悦男性信徒的“文化创新”,不要也罢。

热销推荐